<sub id="fthx1"></sub>

      <span id="fthx1"></span>

        <thead id="fthx1"></thead>

            <sub id="fthx1"></sub>

              疫情不除,戰斗不息
              ——記“最美新時代革命軍人”、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專家組成員張曉鵬

              2020-08-25 08:02:19 來源: 科技日報 作者: 張強

              科技日報記者 張強 通訊員 王迪 李曉明

              聊起病毒、抗體、疫苗,張曉鵬的眼睛里總是閃著光,語氣沉穩而自信。那些聽起來晦澀的專有名詞,像是一塊塊拼圖,拼成了張曉鵬在武漢抗疫81天的時光。與新冠病毒的零距離搏斗,就是他作為一名戰士“真刀真槍上戰場”的時候。

              張曉鵬,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專家組成員、某研究所副研究員。

              和大多數科研人員一樣,張曉鵬早已習慣了寂寞,也習慣了用很長的時間去等待一個未知的結果。但在武漢的81天,身為軍人的他卻“感受了一種全新的‘人生’”——迅速地檢測、迅速地反饋。因為他知道,這些冰冷數據的背后,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命。

              “逆行”不是選擇,而是使命

              “我們要去武漢支援,能不能趕回來?”

              “馬上趕回來!”

              電話那頭,是中國工程院院士、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研究員陳薇。張曉鵬是陳薇的學生,自打2001年畢業分配到原軍事醫學科學院就一直跟著陳薇。

              那是1月25日,農歷新年的第一天,他們一家三口在河南老家剛剛住了不到30個小時。張曉鵬心里不是滋味,但他知道,作為一名軍人,“逆行”不是選擇,而是使命。

              作為陳薇院士科研團隊中的一員,張曉鵬先后參與了抗擊非典、埃博拉防控等重要任務,陳薇的一言一行也在時時刻刻影響著張曉鵬。

              2002年是張曉鵬分配到原軍事醫學科學院的第2年,非典疫情開始在我國肆虐。陳薇帶頭進入生物安全實驗室。為了盡快研制出有效藥物,她每次進實驗室前總是少吃少喝,甚至還穿上了成人紙尿褲。這給剛加入團隊的張曉鵬極大震撼。也是從那時起,他抱定了跟著陳薇與病毒對抗的決心。

              抗擊非典疫情,陳薇團隊在國內外首先證實他們所研究的干擾素能有效抑制SARS病毒的復制,14000名預防性使用“重組人干擾素ω”噴鼻劑的醫護人員無一例感染。

              這一次,他將和導師再次走上“戰場”!

              把科研力轉換為戰斗力

              軍事醫學專家組剛抵達武漢時,病毒核酸檢測需求非常大,迫切需要提升日檢測量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們的首要任務是救人!”核酸檢測,是專家組科研攻關中最基礎、最簡單的一項操作。對高學歷的研究人員來說,這似乎有些“大材小用”。然而,擔任其中一個檢測組組長的張曉鵬卻不這么認為,“無論博士、碩士,你首先是一名戰士。既然上了戰場,指揮員下達了任務就要堅決落實,哪怕是搬一箱彈藥。”

              張曉鵬和戰友們第一時間搭建了全自動核酸提取平臺,實現了一次性一小時內完成90余份樣本核酸提取,單日標本檢測能力最高達到1000份以上。

              核酸檢測過程中,專家組發現影響檢測靈敏度的因素很多——首先,患者體內排出病毒有一定的“窗口期”;窗口期外,咽拭子檢測到病毒核酸的幾率會下降。另外,采集樣本的手法和試劑盒的操作使用都可能直接影響檢測的準確度。

              如何才能有效檢測新冠病毒感染?專家組組長陳薇把任務交給了張曉鵬——搭建基于化學發光法的全自動抗體檢測平臺。

              凌晨,完成每天例行的核酸檢測任務,張曉鵬脫下防護服,穿上白大褂,從帳篷實驗室鉆進另一間“實驗室”——一個他存放物資的倉庫里的角落,跪在泡沫板上調試儀器設備,最終成功搭建了這一平臺。

              作為新冠病毒感染的輔助診斷,這一平臺可以同時檢測新冠病毒N和S蛋白的IgM和IgG四種抗體,有效提高了新冠肺炎患者臨床診斷的精準度。

              “科研攻關要快點,再快點”

              在武漢,張曉鵬親眼目睹了醫護人員為拯救生命而奮不顧身地一次次“沖鋒”。那一刻,他的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:“我們的科研攻關要快點,再快點!”

              新冠肺炎疫情的暴發,掩蓋了以往許多冬春之際多發的流行病,比如流感、腺病毒感染等。是否存在混合感染?如果存在,如何甄別判斷?

              在陳薇指導下,2月中下旬,張曉鵬和戰友們又建立了一個多重病原檢測平臺,可以同時檢測流感病毒、肺炎支原體等呼吸道病原體。這一進化到“3.0”版本的精準診斷平臺,幫一線的臨床救治解決了許多關鍵性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4月的小雨打落了片片櫻花,沉寂已久的武漢終于漸漸“蘇醒”。在離別江城的前一天,張曉鵬和戰友們終于有機會走出帳篷實驗室,好好看看這座城市。

              對張曉鵬來說,81天戰疫是一段征程的結束,也是一段新征程的開始。

              科研工作是枯燥的、寂寞的。疫情開始前,張曉鵬就一直在做一個科研項目,而這個項目他們已經做了17年。

              回到北京,來不及休整,張曉鵬和戰友們又開啟了新一輪“戰斗”:病毒感染宿主的途徑到底是什么?技術平臺如何加強模塊化程度?如果再發生類似的疫情,有沒有更高效的技術手段……

              對他來說,疫情一日不除,戰斗一刻不息。

              加載更多>>
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馬樹懷
              国产亚洲欧洲日韩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