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b id="fthx1"></sub>

      <span id="fthx1"></span>

        <thead id="fthx1"></thead>

            <sub id="fthx1"></sub>

              李坡:用心探秘“地下世界”

              2020-08-24 09:05:27 來源: 科技日報 作者: 何星輝 實習生 張楠 通訊員 王一先

              科技日報記者 何星輝 實習生 張楠 通訊員 王一先

              257.4公里有多長?從貴州遵義到重慶248公里,駕車大約3小時,步行大約68小時。那如果在漆黑而充滿未知的洞穴里,探測走完257.4公里需要多久?答案是32年。

              李坡,貴州科學院山地資源研究所研究員、貴州省洞穴協會理事長。他用自己的32年,為貴州省綏陽縣的雙河洞,書寫了“亞洲第一長洞”的探測傳奇,成就了“喀斯特天然洞穴博物館”的美名。

              貴州省境內喀斯特地貌分布廣泛,無山不洞、無洞不奇的溶洞景觀比比皆是。32年來,正是李坡和隊友一次次的洞穴探險和科考,才讓世人得以領略越來越多的溶洞奇觀。

              科考不停歇,奇跡不中斷。這或許就是洞穴探險的魅力所在,李坡樂在其中。

              探洞,尋找未知的世界

              “凡世間奇險瑰麗之觀,常在險處。”生活在明朝的徐霞客,常常被視為中國洞穴探險第一人。因為他所著的《徐霞客游記》,讓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有了洞穴探險的記載。

              洞穴探險,專業人士口中的探洞。上世紀80年代以后,隨著我國大量的洞穴被開發,一批洞穴探險愛好者,追隨著徐霞客的腳步,體驗洞穴探險的奇趣。也正是在那個時候,從南京大學地貌專業畢業的李坡,被分配到了貴州科學院。

              李坡坦言,一開始沒有經費,探洞進行得斷斷續續。“當時國家窮,搞洞穴這塊也不是很重視,經費上比較困難。”

              貴州是世界喀斯特洞穴分布最集中的區域之一,對于李坡來說,探洞自有無窮的魅力。中國有個成語叫“別有洞天”,洞中確實另有一番天地。每次探洞時,進入那神奇的地下世界,就會有“置身浩瀚空間之感”,那是一種妙不可言的感受。令人心曠神怡的地下美景、貌似進入絕境又突然峰回路轉的奇妙旅程,無不讓李坡心馳神往。

              在李坡看來,現代科技飛速發展,人類對地標幾乎已無所不知,然而地底和海底仍是未知的世界。“探索未知世界是人類的本能,洞穴的神秘感和人類的好奇心,促使全世界的洞穴探險家們進入到地心的神奇黑暗中。”

              當然,探洞不同于一般的探險,往往帶有科考性質,探洞之前要分析和預判,探洞時還必須測量并搜集數據。這些,都為洞穴保護和開發提供了科學依據。

              都說“黃山歸來不看岳,織金洞外無洞天”。第一次探秘貴州織金洞是在1984年,裝備很差,但洞內“如夢如幻”的美景讓李坡迷戀。各種珍稀的鐘乳石“美麗得無法形容、豐富得無與倫比、神奇得像初戀”。

              正是李坡和隊友的探秘和科考,讓人們得以一窺織金洞的“廬山真面目”。

              溶洞奇觀

              揭開亞洲第一長洞的神秘面紗

              至今,李坡組織和參加了近千個洞穴的科考,但最讓他得意的,還是亞洲第一長洞——雙河洞。

              位于貴州省綏陽縣溫泉鎮的雙河洞,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質地貌,洞內景色瑰麗奇絕。早在100多年前,便有雙河洞附近居民偶爾進入洞穴采煉硝礦,他們的足跡雖未深入,但也算是雙河洞探測的先行者。

              1988年,貴州科學院山地資源研究所對雙河洞進行首次測量,長度為11.9公里。李坡說,對于洞穴長度的測量并非靠估算,而是要實際到達洞穴點,靠人“鉆”通的長度才算是洞穴的真正長度。

              當時國內測量儀器不發達,只能利用傳統工具進行測量,效率很低。李坡回憶,每次最多能攜帶50米的皮尺,一尺一尺地量。特別是下豎井時,多用繩梯或樓梯,下個十來米就已經是了不得的高度了。

              探洞之艱辛,讓李坡至今記憶猶新。帶點干糧和保暖物品,直接住在探測點附近。天為被,地為床,一扎進洞穴就是好幾天。

              經過多年的辛勤探測,雙河洞就像一個青春期的少年,不斷噌噌噌地“長”。

              2004年,雙河洞獲批為貴州第一批國家地質公園。2005年,雙河洞揭碑開園,那時候,雙河洞測量長度達到了70.5 公里,是中國最長的洞穴。

              已探長度越長,洞內的條件就越復雜,后續探測工作就變得越發艱難。探測瓶頸,出現在洞長突破200公里前。李坡發現,洞內有一個地方,兩層洞之間隔了一層頁巖,雙河洞就此被“卡”住。

              洞穴的形成靠水,而頁巖的作用相當于是隔水層,水透不下來,洞穴無法往下發育,兩層洞穴就無法連接。李坡說,如果不能讓洞與洞之間相互連接,就不能算同一個洞穴的長度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,經過多次的科考,李坡和隊友們驚喜地發現,在一個叫辛家灣涼風洞的地方,洞內頁巖薄弱,水流已將巖石擊穿,使得兩層洞得以連接,并且與主洞貫通。

              因為發現了這個秘密,2017年,雙河洞的長度一舉突破兩百公里。

              “如果當時沒有發現頁巖被水流擊穿的現象,雙河洞的長度可能就停留在那里。”說起這,李坡笑了。

              2018年,經中外專家聯合科考,雙河洞洞穴長度從201公里“增長”到238.48公里,一舉超過馬來西亞的杰尼赫洞,成為亞洲第一長洞。

              雙河洞從最初的11.9公里到238.48千米,直至最新的257.4公里,整整走過了30多年。而李坡的探洞腳步,卻從未停止。

              探洞,到底價值幾何

              經常有人問李坡:“探洞的意義何在?”

              李坡說,意義大著呢,洞穴在半封閉狀態下的沉積物保存了大量地質歷史時期的信息,對于研究新構造運動、氣侯和生態環境變化等有重要作用。同時,洞穴的特殊環境,有許多動物新種有待被發現,是研究地球生物多樣性的重要場所。

              事實上,在雙河洞科考中發現的地下梯田、洞穴瀑布、卷曲石、石膏晶花等地質奇跡和大量洞穴生物化石、洞穴活體生物,就為洞穴地質、生物研究提供了豐富的極有價值的第一手資料。

              在李坡看來,洞穴和土地資源、水資源一樣,都是一種自然資源,可被利用的方式很多,其中最多的就是旅游開發。

              “以前沒開發旅游業的時候,這里鬼都打得死人(貴州話,人跡罕至的意思)。”貴州綏陽雙河洞國家地質公園管理處處長杜靈笑著說,2005年,隨著雙河洞地質公園開園,游客人數不斷增加。2016年,游客人數達到了10多萬人。2018年,旅游收入從當初的不足百萬元,增加到了27.36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雙河洞的紅火,直接帶動了當地農民脫貧致富。2002年,雙河洞屬地溫泉鎮的人均收入不足1000元,2018年,提高到了9258元。附近的溫泉鎮、旺草鎮和青杠塘鎮共11347人由此實現脫貧。

              喀斯特地區的貧窮一直是全球關注的焦點,鮮為人知的是,貴州的洞穴探險一直處于國內領先水平。這與貴州喀斯特“溶洞王國”無不關系,卻也離不開一批像李坡這樣的探險家的努力。

              旅游之外,李坡更看重的是洞穴本身的科學價值和探險價值。幾十年來,珠穆朗瑪一直被登山者視為圣地,在不久的將來,貴州的洞穴探險有沒有可能真正吸引來自世界的目光?李坡期待滿滿。對于他來說,貴州的洞穴,也許窮盡這輩子的時間都探測不完。

              加載更多>>
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何沛蓯
              国产亚洲欧洲日韩在线观看